• <button id="e9y4e"><object id="e9y4e"></object></button>
    <th id="e9y4e"><pre id="e9y4e"></pre></th>
      Omicron: 新冠病毒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變異?沒必要恐慌,天塌不下來
      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簡稱NICD)經基因組測序,截至11月26日,已記錄至少77起Omicron確診病例。早期聚合酶鏈反應檢測結果顯示,當地的新增病例中,90%由新變種病毒引起。南非過去也曾是其他變種毒株的發現地。2020年12月,貝塔(Beta)毒株最先在南非出現,之后傳播到近70個國家。最先在印度發現的的德爾塔病毒,則在今年5月傳入南非,引發嚴峻的第三波疫情。

       

       

      世衛組織舉行緊急會議并向全世界拉響警報:將新冠病毒變異株B.1.1.529列為“需要關注的變異株”,并命名為Omicron(奧密克戎)。世衛組織指出,奧密克戎變異株由南非首次報告,初步研究表明,該變異株導致人體再次感染病毒的風險增加。Omicron被認為是迄今最兇猛的、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新冠變異毒株,目前,英國、美國、瑞士、中國香港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暫停往返南非在內的非洲多國航線。Omicron來勢洶洶,上升的趨勢和對病毒的未知正在全球范圍內蔓延。

      Omicron(最新變異毒株)有何特點?它為何引起各方擔憂?Omicron變種毒株最先在南非出現。南非流行病應對和創新中心主任奧利韋拉教授(Tulio de Oliveira)在記者會上說,Omicron毒株的突變量非常高,導致南非疫情反彈。南非是非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11月25日,當地新增2465起確診病例,比11月初的106起,激增逾20倍。

      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簡稱NICD)經基因組測序,截至11月26日,已記錄至少77起Omicron確診病例。早期聚合酶鏈反應檢測結果顯示,當地的新增病例中,90%由新變種病毒引起。南非過去也曾是其他變種毒株的發現地。2020年12月,貝塔(Beta)毒株最先在南非出現,之后傳播到近70個國家。最先在印度發現的的德爾塔病毒,則在今年5月傳入南非,引發嚴峻的第三波疫情。

      異常詭異的Omicron在南非產生的原因很可能與該地區艾滋病的高流行之間存在直接聯系。南非HIV病毒人口感染率超過了13%(總數約800萬人)。而15歲到49歲婦女的感染率超過了21%,同年齡段成年男性感染率約為18%。在現代醫學條件下,感染HIV病毒并不等于患AIDS(免疫缺陷綜合征、艾滋?。?,但龐大的感染基數還是造成了南非近400萬艾滋病人。

      根據新冠病毒進化技術咨詢小組(TAG-VE)專家組的會議結果,初步證據表明,與其他VOC變異株(如德爾塔)相比,Omicron變體傳播能力增加。目前南非幾乎所有省份都已發現這一變異株,并且病例數量都在快速增加,并且變異株更有可能具有競爭優勢。

      根據Omicron(右)毒株的刺突蛋白與新冠變異病毒德爾塔(左)毒株相比,Omicron毒株擁有更多的刺突蛋白突變。這些變異多樣化,且大部分位于與人體細胞相互作用的區域。

      Omicron毒株之所以引發巨大關注,是因為其所含有的突變數量,大大超過了肆虐全球的德爾塔毒株(僅16處突變)。Omicron毒株共含有超過50個突變,其中僅刺突蛋白上的突變就有32處。刺突蛋白可以幫助新冠病毒結合并侵入人體細胞,同時人體內的免疫細胞也通過刺突蛋白來識別病毒。研究人員表示,新冠病毒通過變異進一步適應人體,但并不一定意味著變得更加危險。最新變異毒株到底是不是 “狼來了”還需要帶著問號去看待。

      最新變異毒株會剝削現有疫苗保護力?

      對于普通人而言,最新變異毒株是否會剝削現有疫苗保護力的問題顯然更值得關注。輝瑞此前稱,針對Omicron的新疫苗可能需要100天的時間才能研發出來,而疫苗制造商莫德納也曾表示,將“迅速推進針對Omicron的加強針候選疫苗”。環球新聞網消息則稱,阿斯利康表示正在研究Omicron對其新冠疫苗和抗體組合藥物的影響。阿斯利康正在博茨瓦納和斯瓦蒂尼兩個非洲南部國家收集數據并進行研究,這將對該公司針對這種變異毒株搜集真實世界數據有極大突破。

      面對強悍的最新變異毒株Omicron,疫苗到底能起到多大的防護作用還是未知。即便是對于當下最流行的德爾塔來說,疫苗的保護效力也并非百分之百。新冠疫苗的作用機理就是免疫的原理。新冠疫苗作為經過改造的新冠病毒或新冠病毒的部分,當人體通過注射等途徑接種疫苗后會發生免疫,繼而產生保護抗體和免疫記憶。同時,疫苗本身的質量也非常關鍵,病毒不可能百分之百逃逸,只會讓綜合抗體的水平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比如,針對野生型設計的mRNA疫苗,打到體內之后,如果產生抗體水平是1000,遇到變異株,它抗體水平就要打折扣變成400,針對南非變異毒株Omicron可能會變得更低。而如果在對二代疫苗進行設計,使用合適的佐劑,提升疫苗質量,提高抗體水平,針對這種突變毒株,即使疫苗效力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但對病毒依舊有足夠清除能力和對人體的保護率。

      從既往的突變株看,新冠病毒處于不斷變異的過程中,傳播性較強的病毒往往在致病性上有所降低,而傳染性和致病性都較高的突變株,由于較高的致死性和發病癥狀的顯著性往往難以發展成大流行。目前新毒株的各方面研究尚在開展,各個維度的指標有待研究確認,新毒株Omicron的影響需要理性看待。目前,疫苗接種仍然是最重要的防控手段之一,疫苗在對多個變異毒株的保護效果上都表現較好。德邦證券的分析師認為,新冠疫情恐將持續,其傳染性與毒性遠超流感病毒,單一方式很難起到決定性的防治作用,“預防+治療”組合將成新冠疫情未來主要防治手段;其中,作為預防用的疫苗仍是疫情防控的首選,只有大范圍的疫苗接種才能構建牢固的疫情防控第一道防線,疫苗持續升級換代和定期接種恐成常態。

      專家最新研判:不必過分驚慌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病毒學專家金冬雁表示,Omicron有更多突變并不代表傳染性和致病性就更強,其傳染性和致病性還有待觀察,目前首先需要查清楚其在非洲的流行情況。在他看來,疫苗的防護效力可能會對Omicron有所降低,但不會完全失效,口服藥則不會受到影響?!癘micron很大可能是在免疫缺損的病人里面出現的,對這部分人群要加強疫苗接種,保證他們產生足夠的抗體,防止他們成為新冠病毒變異的溫床?!?/p>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表示: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Omicron變異株傳播速度快,已在南非等地區流行,目前對該變種病毒還沒有太多了解,但這種病毒攜帶大量突變,對防疫工作也提出了更多挑戰?!斑@個變異株很新,雖然分子基因檢測發現,它在受體結合部位有比較多的變化,但是它有多大的危害性、傳播會有多快、會不會使疾病更加嚴重,以及是否需要針對它進行疫苗研發,還要根據情況來判斷?,F在下結論為時太早。Omicron變異株的危害性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判斷,需要隨時注意,但是現在還不會采取比較大的行動。還有一個需要比較注意的是,要注意對南非相關區域入境人員的防控?!?/p>

      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邁克爾·瑞安表示:目前公眾不需要過度擔憂新冠變異病毒,這是科學家們需要進行研究的內容。他說:“民眾們需要相信,我們會及時預警的?!薄斑@種情況總會發生,病毒會不斷進化,我們也會發現它們,”但他仍然希望民眾不要過于驚慌,“還不是世界末日,天還沒有塌下來?!?/p>

      2021-12-03 12:00 | 來源:生物谷 | 編輯:王晴晴 0
      (0)贊(0)個收藏 分享到:
      我要評論
      您還可以輸入個字
      評論加載中...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工作機會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   ©2022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219號

      網站備案 滬ICP備16043204號-1

      很黄很色又爽很黄很色又爽
    1. <button id="e9y4e"><object id="e9y4e"></object></button>
      <th id="e9y4e"><pre id="e9y4e"></pre></th>